icon_160x45_2.gif

 

 

 

 

 

IMG_8571_rotationsmalltag.jpg 

08/04/2009 開學第二天,勛興奮的上學中。

 

  有理走遍天下,但無理也要據理力爭。孩子不好,我成為得理不饒人的母親,甚至是別人眼中無理的母親。

 

  一個突發狀況引起的導火線,點燃之後一發不可收拾。心裡不斷反覆思索這個引爆點,還有更久以前的事。新愁加上舊恨,身為一個母親,在孩子需要為他發聲時,我勇敢站出來,義憤填鷹,開始數落這個空間裡所有發生過的事,那些曾經讓我不滿的事,和那個導火線,全部從口中猶如火山爆發,使人避之唯恐不及,因此招架不住,但求一線生機,憤而為自己一一反擊。

 

  為了安撫孩子的心,當勛反抗著不上學,除了以各種不同獎賞鼓勵上學行為外(連結),他提出的要求,只要能讓他的心情好過一些,我都會盡力配合。今天,他再度要求我早餐時陪伴在他身邊,我當然義不容辭。

 

  在教室內,早餐時間總是在鬧哄哄的環境下度過,這是我自勛開學以來第四次在9:20第一堂課開始之後才離開教室,早已習以為常了。原本以為那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但是開頭提及的那個導火線,使我不禁質疑教室的常規管理,老師的職責分配,與身為一位幼教老師應該俱備的細心,貼心,與同理心。

 

  這四次的早餐時間,我每次都要為孩子可能吃不到水果而顯得慌張失措。也許有人認為,只不過是一份水果有什麼好在意的,未免太小題大作了?單就這件似乎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比起其他更瑣碎的事,水果這件事的確很小,但是,能藉此覺察出一位幼教老師對孩子的態度與行為,追究這件事所花費的時間與精力,我一點也不覺得它小,還很大呢。

 

  好不容易盼到孩子一碗雞絲麵就要見底了,卻看見一名陌生人站在放蘋果的桌子邊上,與教室裡的孩子有說有笑,很自然的拿起一片兩片三片蘋果逕自往嘴裡塞,也瞥見A老師朝他笑了一下,勛也看見了。接著是聽見B老師大聲吆喝著,小朋友去洗泡泡手吃蘋果了。我一面感到納悶,一面聲聲催促,勛努力將黏附在餐碗邊緣的零星麵條用湯匙一一刮食的同時,卻眼見裝著蘋果的盒子也跟著見底,一個都不剩。最讓我大為光火的是,到最後勛竟然不把我的話當一回事,只是一味的縮著身子,一付恐懼害怕的模樣,那是我從來沒見過的表情與動作,瑟瑟縮縮的,像是深怕被人發現似的......原來是B老師出現在他眼前。

 

  你怎麼了,我問。我好害怕,他回答。害怕什麼?B老師。

 

  我想起勛跟我提起的一件事,到現在他還耿耿於懷。B老師曾經有一次很生氣的數落他,因為他午休時吵吵鬧鬧,沒有乖乖安靜躺好睡覺。是上星期的事。

 

  只見他慌慌張張的拿起餐碗,蹣跚的走向B老師,用很輕很低的聲音說,B老師,我吃不完。發現自己說錯的當下,勛接著趕忙改口說,不是,B老師,我吃完了。到底是什麼樣的心理衝突,讓這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黑的孩子,光天化日之下,思緒混亂,身體微顫著,一句簡單的話都說不清楚了,把吃完說成吃不完?此情此景,淚水就快要從我的眼角奪眶而出。心裡的疼惜與不捨,全在與A老師的對談中流淌出來。

 

  除了有理的提出水果分配的解決方法,在這樣一個混亂的場面中,自己的孩子都吃不到蘋果了,遑論另外用餐速度遠遠落後於勛的兩名孩子。畢竟會吵的母親,孩子才有蘋果吃。再者,一間教室裡三位老師,教室內的氣氛依然鬧烘烘的,若說飯後老師忙收拾,孩子自由活動,倒還說的過去。但是,我親眼看見,一名和勛同桌吃早餐的小男生,坐在冷氣出風口,頭髮濕濕答答的,卻沒有任何一位老師發現。

 

  我環顧四周,實習老師坐在一群正在畫圖的孩子身邊,聽著孩子的對話,不時笑著。A老師和B老師輪流忙著安撫一名哭鬧不休的孩子,其他孩子似乎司空見慣,他們都各自為政,有的席地而坐,邊收拾餐具,邊打鬧聊天,有的像是無業游民,漫無目的的遊走,什麼事都不想做,有的還在與餐碗裡滿滿的雞絲麵奮戰。

 

  一雙大眼睛圓不溜丟的傻愣愣的盯著我瞧。你剛才去操場玩嗎?我問。嗯,頂著一頭濕到不能再濕的頭髮的他回答。衣服換過了嗎?換過了。你吃飽了嗎?他沒回答,只是搖頭。那你為什麼不吃麵呢?我想拔拔麻麻。乖,你先吃完麵,玩一下下,等放學時間一到,拔拔麻麻就會來接你了。聽我說完,他這才舀起一口麵,若有所思的吃著。

 

  我語帶堅定且不平的表示,老師應該以維謢孩子的權益為重,當有人擅自進入教室內,班級老師就要提高警覺,無論他的身份是學校的體能老師,也不能枉顧孩子每人一份水果的權益,自顧將蘋果一口口囫圇的吞下肚去。常規依賴時間與人為的建立與促成,開學進入第四個星期了,就連三個孩子還在用餐老師都能視而不見了,遑論早餐時間還有小朋友為了位置爭執,甚至不清楚該坐在哪個位置上,我想,人為的部分確實要加把勁了。

 

  與A老師的對話中,除了感受到她試圖辯駁的衝動,我尊重身為一位老師的專業,也明白我和她的出發點是雷同的,都是為孩子著想。我笑稱,自己是個直來直往的人,或許口氣有些急躁,或憤怒,那都只是我想完整表達對當時情況的緣故,還有出自一個母親維護孩子的心,並沒有惡意中傷或毀謗的意圖,希望A老師能多多包涵。善體人意的A老師認同我的作法,也語帶保證會盡全力照顧好班級裡的每個小朋友,之前提出的問題有些是他們的疏忽,其他短時間無法解決的是有他們的考量與難處,無論如何,他們會彼此溝通,然後檢討改進,也希望我能不吝指教。

 

  孩子,是父母捧在手心上的寶貝。孩子哭,父母跟著哭,孩子笑,父母跟著笑,孩子害怕,父母跟著不安。憑著這個不安的感覺,就能吞噬所有面對一切人事物該有的正常反應,孩子父母都一樣。與A老師對談前的畫面,勛拿著B老師從別間教室要來的一片蘋果,狼吞虎嚥的啃著,一看見B老師走向他,勛卻突然蹲下,緊緊躲在同學的後面,試圖在B老師看不見的視線範圍之內,奮力吃完那一片蘋果。那一片蘋果,在家裡,他可以悠閒的吃上一兩分鐘。

 

  就是這個畫面,在據理力爭下,我成為一個無理的母親,但只要為孩子好,我什麼都做的出來,而且問心無愧。

作者:尋千世界-勛與倩的媽媽

出處:http://yuyududu45.pixnet.net/blog/post/25722311

創作者介紹

PChome Kids 快樂親子丼

快樂親子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