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_160x45_2.gif
 
犬們在此地中文學校的演講比賽成績揭曉了,一年級的小柏鈞在演講技巧與內容上的表現,得分皆比同組中的其他小朋友高,在儀態方面的成績也排名第二,總分平均起來,他應當可以得到第一名的獎勵;然而,卻因為我在陪他練習時,在時間的掌控上沒有替他拿捏好,使得他的演說長度超過規定時間八秒鐘而總分被扣了四分,最後連第三名的成績也沒拿到。為此,我深感遺憾,同時,更認為比賽在時間控制部份的扣分比重太高,造成對好的演說表演者出頭機會的壓制,而有怨言,因此,除了向校方揭告比賽評分規則的弊端、望謀改進外,我在 Facebook 上也貼了一段話抒鬱解悶。我難過的不是他沒得獎,而是,他應該得獎,卻因為我的疏忽,在準備的過程中沒有替他控制好時間,再加上演講比賽在時間控制部份的扣分比重有欠公允,而讓他錯失得獎榮譽的機會,為此,我的內心深感自責。


那段文字貼出後,一位同樣住在美國的朋友回應了;對於我的鬱悶與失落,他頗不以為然;因為他的回應正與很多臺灣朋友對美國中小學教育現況迷思的反應類似,因此,我決定把我們的對話內容整理出來,與更多人分享,釐清許多臺灣人對美國中小學教育的錯知,同時也闡述我們教育的態度與理念,澄清朋友對我們教育小孩方式的誤解。我想,朋友應該不會怪我把我們的對話由 Facebook 的小公開變成部落格的大公開才是。


這位朋友對我那段文字的回應是這樣的,他說:

如果你還是把台灣這一套施行在這裡的小孩身上,我想他們一定很鬱卒。以「大愛」的帽子來實行本地中文教育,是我對這一所學校『雖無法認同,但是也不反對』的地方。因為如果有家長贊同,反對也是無聊的行為。學習中文,得獎很重要嗎?這是家長的「大問」與「大礙」。

就朋友的這段文字讀來,他對美國教育的迷思是,他認為美國教育中沒有比賽的行為。
朋友否定“台灣這一套”,美國難道就沒有同樣的一套嗎?就我的觀察與親身體驗結果顯示,
事實上,比賽的行為不是臺灣的專利,比賽是多環教育方式中的一種形式,中美教育方式中,都有比賽的形式,其差異只在國情、文化不同,產生比賽應用深淺程度與實行方式變化不同的現象罷了。美國的各種比賽其實不少;球賽、各種才藝競賽... 我的小孩在此地的小學都體驗過了!除此之外,我的孩子們在此地的學校中,每天都會有領一些貼紙或可愛圖案印章來獎勵他們的學習成果或行為,那些,也正是一種比賽獎勵方式的顯現。

美國教育加諸於學生、父母的壓力,雖然沒有大到像臺灣那麼嚴重,但是,卻也沒有輕鬆到“放任”的程度。孩子們的學校,每學期同樣有兩次的考試測驗(Assessments),來評估孩子的學習成果。其他的隨堂小考也不少,只是,因為美國小學老師普遍認為學生在學校已經排滿了學習課程,回家後應該學習在課堂外應該學習與享受的事物、參加不同的課外活動,因此家庭作業不多,考試也都在學校由老師複習準備,所以,一般而言,小學生的父母不會感受到孩子承受太多來自學校的課業壓力。但是,美國中小學學生因為參與許多課外活動,他們在時間與各類學習上分配而來的壓力,其實不小。

美國的教育制度,因為大學入學評選標準除了學校課業成績、大學入學SAT測驗成績外,還相當重視社區服務、活動與才藝參與等項目,因此,美國中小學學生來自學校的壓力是多面性的,而不像台灣的教育只偏重課業成績的結果,而造成只有來自學業成績的壓力的現象。換言之,美國的中小學教育,真正落實了“德智體群美”平衡發展的目的,而非像台灣教育制度一樣,幾乎所有的比重都放在“智”的培育方面。

此外,我不瞭解外州的情況,但是,就紐澤西州的小學而言,從二年級開始,每年都會施行一次全面性的、由州教育單位主辦的測驗,藉以評量孩子們的學習成果,同時做為選取TAG學生的標準之一。

美國小學三年級以上就有TAG (Talent and Gifted) program,其性質類似臺灣的資優班,成績好的小朋友會在每週特定的時間被抓到TAG program 加強學習,學習的內容包括數學、自然科學與語文等項目。許多比較重視成績的亞裔如中國人、印度人、韓國人等,都會送小孩去補習準備考試。但是,我要強調的是,不像朋友所說的,我把“臺灣的那一套搬到美國來“,朋友所指的“那一套”如果是為了成績競賽而填鴨的那一套的話,那他就太不瞭解我的教育理念了。我們就是因為不喜歡臺灣填鴨惡補的那一套,而堅持不讓孩子去上補習班;事實上,真正優秀的學生不必參加補習,條件不夠或根本不願付出太多努力的人,補了也沒有多少助益;我們認為,補習,只對那些推一下就可以爬上去的人有幫助。過去,貝弗麗就是那種補了也沒用的人;因為我很任性,不喜歡的學科,比如數學,就不會太努力,每每隻求過關就好。

尤有甚者,臺灣的教育制度雖然有許多為人詬病之處,但是,臺灣的教育制度難道就沒有可取的地方嗎?基本上,除了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風氣過盛,而造成過度的升學壓力外,臺灣教育制度所釋放出的鼓勵勤奮上進的內涵,是值得驕傲的。

而對於朋友問的“得獎很重要嗎?“ 我的看法是,如果孩子有能力有潛力可以得獎,就應該協助他獲得得獎的榮譽;獎,可以激勵孩子的學習動力。同時,「子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道理 ,在孩子還幼小、不懂事的時候,在他們學習的過程中,如果沒有父母師長的鼓勵、協助與指導,如何讓他們達到學習的目的、發揮潛能,超越自己?同時,得獎是一種對學習努力過程與成果的肯定,比賽可以激發孩子的榮譽感;一個沒有榮譽感的小孩,你能預期他對他生命的品德與各方面的成長有所精進嗎?

天下父母心,只要是父母,都會期望自己的孩子表現良好;老美對於獎的重視,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希冀獎的鼓勵,已經微乎其微,滲透到日常生活中了。聽聽美國人的生活對話吧,他們對人的鼓勵與讚美有多少?“不因獎小而不為”,儼然已是他們的生活態度。再看看自己孩子作業、考捲上的 "Great Job!"、"Terrific!" 等獎勵的可愛圖案印章吧!美國人父母對“獎”的重視,非但顯現在學業成績表現上,課外活動競賽中,對獎的重視,更是如火如荼。美國是一個非常重視運動精神(Sports Spirits)的社會,每一種體育競賽都有獎盃的設置,藉以鼓勵參與。所不同的是,美國人的民族性中,有種相當懂得取悅自己的特色,讓自己感覺好(feel good),是美國人開朗樂觀民族性的基礎來源之一,更重要的是,
美國人身上
很令我欣賞的一點是,他們在取悅自己的同時,也相當尊重別人的感覺,所以,許多活動競賽中,往往就有“人人有獎”的結果產生。我們的兩個孩子,自從參加市政府辦的足球訓練以來,不管他們的隊伍在競賽中是否贏了,每個小朋友在季末球隊訓練結束後,都會搬一座獎盃回家。

教育除了是一種技能知識的訓練外,同時也是潛力才能發揮的磨淬過程;在準備及比賽的過程中,我們就很驚訝於孩子的記憶力與颱風的穩健,竟然超出我們的預期想像之外。每個孩子的特長都不同,他們的特長,應該儘量讓他們發揮,不是他們可以勝任的事,就不要勉強他們去執行;但是,在瞭解他們的能力、性向的過程中,如果不主動讓他們參加競賽、或考試評估,又怎能探掘他們的能力、激發他們的潛能呢?被動的觀察,不是幫助孩子發掘自我的好方式。我們要孩子成為一個有用的人,但是,我們也要他們有個快樂的童年;而在進行學習和玩樂之間,重點在於要適度平衡;過於強調學習而忽略放鬆,或者過於鬆懈而不認真學習,都不應該是採行之道。

“適度”的壓力是鼓勵學習的動機的來源(我強調適度)。比賽正好提供這樣的動機的機會。在準備比賽的過程中,孩子有了更具體的機會複習過去的學習內容、進而將學習內容吸收得更完整,並且藉著與同儕較量的機會,獲致觀摩與見賢思齊的利益,這才是比賽的根本目的與意義。

總而言之,美國社會是聞名的功利主義社會,既有功利,就有競爭與比賽;因此,美國學校中各種形式的比賽並不亞於臺灣。尤有甚者,不像偏重學業成績競賽的臺灣,美國的比賽更是多樣,只不過,因為美國小學教育方式是一種比較傾向“寓教於樂“的教育方式,因此,比賽的過程與方式,感覺上火藥味比較淡;再加上美國社會比較自由開放,父母對孩子教育與學習方式選擇的類型與機會比較多,所以整個體系不像台灣那麼受限。同時,基本上,因為美國是一個強調尊重的社會,常在教育中期望孩子體諒別人,所以競賽的過程相當君子。舉例而言,孩子們在足球競賽當中,若見有球員受傷,不管是本隊球員或是友隊球員,所有的人都必須單膝跪地、以示關懷,待教練處理好受傷球員後,才可站起、繼續比賽。論語中的「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我在孩子們的足球競技場中看到了實踐。

比賽不是臺灣人的專利,關鍵在於國情、文化不同,比賽的形式與目的也就互異;美國的中小學生不是沒有學習的壓力,適度的壓力是成長的基礎。得獎,是一種激勵學習動力的榮譽,得獎雖然是競賽的終極目標,卻不是競賽的根本目的,其準備比賽的過程、 乃至得不得獎時的心理體驗、勝不驕敗不餒的精神實踐等,在在都是一種生命與生活的學習與成長。

 

作者:貝弗麗

出處:http://blog.yam.com/winds_of_lavender/article/25408998

創作者介紹

PChome Kids 快樂親子丼

快樂親子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