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_160x45_2.gif


眷村到處都有,台灣曾經有八百八十六個眷村,為甚麼要帶孩子來看眷村?

因為這個眷村叫「彩虹眷村 」,聽說每天都有絡繹不絕的遊客,大多數來到這裡參觀的遊客,大概九成是從網路上的介紹慕名而來,本來我來也是其中之一。

妹妹的孩子聽見我們要去彩虹眷村 ,他告訴兩娃--

「我去過那裏,一點都不好玩」

「伯伯的話很漂亮,一下下就逛玩了,好無聊」

我問小男生

「你知道彩虹眷村 裡住的是誰嗎?」

「你知道他們從哪裡來嗎?」

「你知道為甚麼那裏為甚麼叫眷村嗎?」

小男生對於我的問題他猛搖頭。

這麼說也難怪,一個不知道前因後果的孩子,因為網路上的資訊被父母帶到這裡來,散散步,拍拍照,沾沾人氣,然後去隔壁公園溜個滑梯,又莫名其妙的被帶走了。

幸好我做上網做過功課,我算是個用功的媽媽。

如果要讓孩子能夠迅速進入狀況,應該要從龍應台的大作「大江大海1949」講起,我在讀這本書的時候,娃翻過,她當然看不懂,她很好奇這本書字這麼小又這麼厚,裡面到底在寫甚麼?

我 告訴她,這本書描述1949年發生的故事,國共戰爭,國民黨的軍隊戰敗大舉撤退來台,局勢動盪不安的年代,人民顛沛流離的故事。這些流動的族群有軍隊、師 生、商人、販夫走卒......,離開的、留下的、想走的、走不了的,全讓命運決定,或是你有孤注一擲的機會,像是龍應台女士講的,「上船不上船?」, 「那個時代,每一個看小小的,看起來毫不重要的片刻的決定,都可能是將來一輩子命運的轉捩點」,然後我把書中較易懂的故事拿出來講,例如「追火車的女 人」、「追火車的小孩」、「美君回家」。

於是,當我又向這些孩子講起關於1949年的故事時,娃是清楚的。

眷村住的就是當初隨著戰火愈熾、國府遷台的軍隊、官員和眷屬。

我家世代染綠,是很硬頸的黨外客家族群,我從小聽家裡的長輩稱呼從海峽對岸來的外省族群叫「老芋仔」、「老兵」、「外省ㄋㄟˇ 」,即使我還年幼 ,但我也能從這些稱呼嗅出濃濃的鄙視味,長大後我很少外省朋友,連交往的對象都盡可能錯開外省籍。

所以我並不了解時代悲劇、外省族群和眷村裡的世界,

在看完龍應台的「大江大海1949」之前,

在拜訪彩虹眷村 前。


1949 年來台的外省人對台灣並沒有認同感,從1937年七七事變開始,到八年對日抗戰,又必須馬上面對內部的國共內戰,在戰爭的烽火中逃難、流離的人民,無論他 們往哪裡走,對於「流亡」這件事情的想法,一直停留在「總是會回鄉」的信念中。 用過客的立場在台灣落地深根當然不容易,早期的眷村村民並不主動和本省人互動、建立關係,加上眷村本身由國防部控管,受到政府照顧,分享政府資源,自然而 然變成是一個少數社群,漸漸的被孤立、邊緣化。


1957年後的眷村多了多為外省軍人和台灣福佬、客家、原住民女人結婚後所組成的家庭,彼此存在著省籍、階級、年紀等身份懸殊的差距,不過倒也初步促進了族群互動、族群融合。

現在外省二代、三代出來,本省、外省人經過五十年的磨合,族群問題是否還是存在?

丟開我家族的包袱,我覺得時代造成的衝突和誤解應該要被原諒和釋懷。


「媽媽,這裡的房子都好小好矮。」兩娃說

外省移民一直不肯放棄的希望則是「總有一天會返鄉」,對一向安土重遷的中國人來說,要他承認再另一個地方定居是一件多困難的事,所以台灣早期眷村的特色,就是「一切從簡,方便撤遷」。

「100CC的眼淚--林口干城二村的故事」部落格版主在「我們眷村的房子」一文中提到--

眷村的房子是用竹子加牛糞蓋的,原蓋好時,大都是客廳四坪,兩個房間各兩坪。

浴室及廚房另外算,大都全部不會超過16坪,除了日後另外改建。

這樣小的房子,要擠多少人呢?爸爸媽媽,小孩3到6人是基本的,

如果家裏有爺爺奶奶,那要睡更多人了,不過這只是一開始。


《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實行的現狀下,在民國102年之前全台眷村即將面臨全數拆除消失,僅留下至多十處的眷村,在眷村改建的腳步底下,台中干城六村目前唯一僅存的小塊地區即「彩虹眷村 」,也即將被拆除消毀,隨著時代轉輪的翻轉沒入歷史的洪流中。

這塊彩虹眷村 在去年八月時就已經預訂拆遷,但因為彩虹眷村 實際上是環繞著干城六村的外圍形成,當年住戶多數都是以較低價格買下房屋,不是未取得土地權狀,就是當時並未向國防部登記的老兵,所以彩虹眷村 形成不被國防部承認的原眷戶,本地的住戶並不在國防部列管的資料中,而是法規底下所謂的「違占建戶」,此補償條件至今談不攏,也因此得以暫緩拆除延期一年。

 

年 近90歲,彩繪眷村的主角黃永阜先生,27歲時來到台灣,妻小都留在香港,一人獨居在干城六村不到十坪的小屋中。2008年9月2號開始使用水泥漆彩繪自 家,他說:「無聊嘛,每天就畫一個、每天就畫一個,居民看我畫漂亮,要我幫忙畫一個。一天畫上三、五個,我都早上四點多開始畫的。」持續至今一年多,徒手 畫出了一個彩虹社區。

和黃永阜先生合照
 

老先生大概沒想到這一畫竟然讓他紅遍網路,但是,彩虹眷村 不久之後將因都市計劃被夷為平地,走入歷史,這個創造眷村傳奇,翻新眷村印象的老人將何去何從。

他說:「我賠償金60萬 」加上每個月六千塊退休金,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會算計了,我不禁替這位老兵未來的困境擔心。

 

離 開眷村之後,我的心情並不如老伯伯的彩繪般繽紛,帶兩娃參觀這個另類眷村,卻也讓自己對眷村文化有初步的認識。聽說國防部及行政院文建會訂定《國軍老舊眷 村文化保存選擇及審核辦法》,將保存至多十處眷村以作為眷村文化保存計畫的目標,期待這並不是「摸摸頭」安撫外省族群的作法,身為道地本省人的我,期待眷 村文化能夠妥善被保留,如龍應台「大江大海1949」般,打開歷史記憶的盒子,悠悠然訴說著不屬於我們的,失落的年代。








春安國小,干城六村裡的眷村小學,校門口還有早期學校的標語--禮義廉恥

我們要做一個活活潑潑的好學生

我們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好兒童

你可以進一步認識眷村

從黑盒子轉化為彩虹的記憶寶盒-台中彩虹眷村與眷村改建條例

林口干城二村部落格

眷村文化網

 

作者:小胖子媽媽

出處:http://blog.xuite.net/lsp0522/blog2/36751761

創作者介紹

PChome Kids 快樂親子丼

快樂親子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