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pg

你怎麼樣看待 「玩 」這件事 ?

當然 ,成年人不會用這個字眼,我們會用休閒來「包裝」它。大部分的人對休閒都會有「補償心理」,認為休閒是努力工作後給自己的犒賞,目的為了放鬆身心或是陪伴家人。

在我們那個年代(5、60年),只要是家境小康,有點能力照顧到子女學業的父母,大多有「業精於勤荒於嬉」或「玩物喪志」的觀念,玩等同懶惰、不知上進。

當我們成了父母,普遍教育水準提升,很多專家主張玩是創造力、想像力的元素,提倡遊戲學習,這時候「玩」才又得以被正名非怠惰的代名詞。

我也重視玩樂的重要,兩娃小的時候擁有各式各樣的玩具,角色扮演、益智型、美勞創造類、教育類等,大一點的時候我帶著他們自然觀察、在地遊學、走讀,無論如何也要想盡辦法的達到寓教於樂的效果,做媽媽的我雖然樂此不疲,不過有時難免有疲憊感 。

有必要得這麼現實的玩嗎?

游乾桂在其著作--嬉遊記一書中對「玩」這件事有很深刻有趣的描述,發人深省。

游乾桂的父母務農,所以童年都在宜蘭員山的山林間度過,每天跟著同伴在山上河邊撒「野」,跟著父親在果園穿梭,這樣的生活在我看來是玩的很徹底,作者應該也有同感,當時誰會認為這從山上來的孩子會變成日後知名的親職教育專家。

游乾桂說,宜蘭員山童年的生活,形塑了他的價值觀、教養觀、教育觀與生活觀。父親與大自然教導他很多生活哲學,最後成了一生受用的禮物。山林教育讓他學到釣魚時如何判斷選擇ㄧ個好釣場;迷路的時候只要沿著籐蔓走,入了谷下了溪,再往前就是海,回家的路就不遠了;學會動動腦筋吃到大樹上的果實,這些知識都是從玩樂中習得,事先沒有計畫也沒有目的。


 

如游乾桂這般的童年我們多多少少都沾到邊,我小時後也常跟著家族裡的大孩子到田間撿田螺,到水溝撈大肚魚、釣青蛙,到野地摘野蕃茄、龍葵的果實吃,或是下雨的時候大打水仗。

我記得70、80年代福壽螺因為經濟因素被大量引進,經濟效益沒有當初預期,所以被大量棄養,到處都是福壽螺和卵,福壽螺的卵一團一團,粉紅色的,很漂亮,有一次我和妹妹們去田間、水溝撿金寶螺(福壽螺),撿了非常多,回家時偷偷把它藏起來,幾天之後的一個清晨,走下樓梯,發現牆壁爬滿了福壽螺,這些福壽螺可能要產卵了,把整面白色的牆和天花板點綴的一朵一朵的粉紅,雖然事後被大人臭罵了一噸,長大後這些印象卻是很有畫面的常讓我想到時便莞爾一笑。沒有目的的遊玩,不敢說對日後影響多大,但是留在深層的記憶,有時不是那些「豐功偉業」,而是那些無拘無束的童年點滴。

人生美好的時光如果從把童年抽離,大概有趣的感覺會失味很多。 

 

現在的小孩物質的享受比我們寬裕很多,精神及行為上的自由卻變得好少,不盡然是升學壓力和父母師長的期望。

最近天災頻傳,我常問自己,

帶孩子去山上嗎?會不會有順向坡?

天氣熱,去海邊玩如何?海邊的汙染嚴重,會不會得皮膚病?

下雨了,讓孩子玩玩水,體驗一下檳榔園的雨中即景吧!

兒子竟然大聲說「媽媽,我不要淋酸雨啦!會禿頭ㄋㄟ!」

人類破壞地球,環境的不友善也讓我有不少壓力。 


我的孩子因為我工作的關係,所以從小就跟著我在鄉下長大,所以他們有比其他的孩子更多撒野的機會,他們常常是讓自己頭上沾了花草,臉頰沾滿泥土,披頭散髮。

有一天我在專心準備考試,窗外的笑聲和我緊繃得神經成強烈的對比,那些孩子剛開始坐在大葉欖下的土堆上聊天、玩土,然後試圖爬樹、吊在樹上,後來就在草皮上追趕了起來,他們用盡全身的力量大叫、奔跑,累了便隨地一躺,精神來了再跑幾回,我看不出來他們在玩什麼,不過,我好像很久沒有注意到孩子破百的笑容,我放下手邊的書,拿著相機狂拍,啟動連拍的功能還追不上孩子瞬間移動的快感。 

不管有沒有目的的玩對孩子都是很重要的,是孩子生活的一部份,大人不需干擾太多,甚至加入太多自己主觀的想法,偶爾放手讓孩子感覺到無聊,想辦法去找樂子,即使漫無章法、目的的奔跑嘶喊,也能造成日後一段有畫面、值得一再玩味的記憶。

自然主義學者法蘭克說:「孩子需要一些地方,讓他們可以在樹下打來鬧去,用蔓騰盪來晃去,而不會有人大聲說不。」,我想,即使我們沒有這樣的環境,也要有這樣的胸襟呀! 

 

參賽者:小胖子媽媽

出處:http://blog.xuite.net/lsp0522/blog2/34517097

創作者介紹

PChome Kids 快樂親子丼

快樂親子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