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編的話】:很多父母都不希望孩子太早戴眼鏡,Irene媽媽也是如此,因此她非常重視孩子的視力保健,每年定期徹底檢查視力。而很多父母都希望孩子有閱讀習慣,Irene媽媽寧可「捨閱讀保視力」,為什麼他要用心良苦替孩子護眼?日常生活裡又該怎麼做?來看看她的分享~

 

1685607373.jpg  

     前陣子女兒的學校幫孩子們做健康檢查,女兒視力檢查的結果兩眼都是1.0,堪稱標準。我問女兒現在班上得近視的人有多少?她算了一下,戴眼鏡的、正在散瞳的、戴角膜塑形片的、或者瞇著眼睛看黑板但沒有做任何處置的,差不多有十七位。班上人數是三十二人,所以已經超過五成。

 

    這樣的高比例似乎不會太令人意外。比起我們當父母的這一代,現在孩子很早就開始近距離用眼,從小就有全天候的電視節目和卡通可看,作業要以電腦完成,課後有網路遊戲可玩,外出人手一台電玩,眼睛的負擔真的是不小,難怪現在的孩子都很小就得到近視,而且度數增加得很快。

 

    說起兒童眼睛健康的殺手,電視和電腦應該是公認的前兩名吧!但我特別留意一項同樣會造成眼睛負擔,但很少會引起負面聯想的日常活動─「閱讀」。眼科醫師跟我說,不宜讓孩子學珠心算、太早大量閱讀,以免因太早近距離用眼而近視。這樣的提醒聽起來似乎「不合時宜」,因為珠心算是一項很流行的才藝,而「大量閱讀」是現行教育當局以及學者菁英們在民間和學校大力推廣的全民活動。常看到新聞報導,各地的圖書館或學校舉辦「閱讀王」或「小博士」活動,獎勵一年閱讀數百本甚至上千本書的小朋友。也有許多具有教育理念、自主性高的家長,紛紛把電視搬離客廳,佈置書牆,讓孩子在家中各個角落隨手都有書可看。

 

    許多學者專家已經強調過閱讀的好處,而所謂「腹有詩書氣自華」,我接觸過成長於書香家庭、從小大量閱讀的孩子,文質彬彬、出口成章的模樣,真是令人欽佩。但是他們鼻樑上的眼鏡,會讓我猶豫要不要讓孩子早早看書。

1685607370.jpg  

    在女兒開始識字以後,我就一直在「閱讀」和「護眼」兩者之間躊躇。如果沒有照專家建議,讓孩子從小親近書,會不會她就不愛看書了?但想起女兒可能有我高度近視的遺傳,我還是忍著「不積極培養」她的閱讀嗜好。在她小三以前,家裡有大字的故事書,但不積極介紹她文字書;可以看國語日報,但是要限制在一小時內,當她看得入迷而超過時間,我雖然暗自高興她樂於閱讀,但還是要提醒她放下報紙,看看窗外陽台的綠意。

 

    對照於現今社會提倡大量閱讀的風氣,我這樣「壓抑」女兒,等於是要害她「目不識丁」。女兒小四的時候,我發現她到書店都是先翻閱圖畫比較多的書,而不是自己從小就愛的「世界文學名著」,內心真是掙扎!我回憶起自己在七歲那年,因為表哥送了一本「天方夜譚」而初嘗閱讀的美妙滋味;但一頭栽進書海的結果是小三就戴眼鏡﹝三百度,全班第一個﹞,小四增加到五百度,國小畢業七百度,國中畢業八百度,高中畢業九百度,到大學已經接近一千度。

   進入職場後,因為從事電視紀錄片的翻譯和編審工作,曾經眼睛疲勞到眼角出現閃光和黑影,就診才發現這是高度近視造成視網膜脆弱,有視網膜剝離的危險。回顧這一切,讓我堅定決心,讓女兒暫時先「少讀詩書」,耐心再等她大一點,閱讀的興趣,一定還有方法再培養。就算無法免於近視,至少也要在她大一點的時候,至少過了成長快速期,才不會讓度數跟著身體年年遞增。

1685607372.jpg  

    每年寒暑假,我都會帶女兒到眼科定期檢查,我檢查眼底﹝視網膜﹞,女兒檢查視力。為我們看診的沈醫師經常一邊感嘆,許多人對近視不以為意,認為只要配戴眼鏡、隱形眼鏡就沒有問題,甚至乾脆做近視雷射手術一勞永逸。殊不知近視是一種「疾病」,我們不應輕忽近視﹝尤其是高度近視﹞引起的併發症,譬如視網膜剝離、網膜黃斑部退化、青光眼和白內障等,嚴重者甚至會導致失明。一旦得到近視,眼睛就已經是不健康的狀態,所以這些併發症的好發性,並不會因為雷射手術而消失。

 

    女兒在眼科耳濡目染,加上我的「閱讀保護主義」政策,女兒對視力非常在乎。因為不想戴眼鏡,她不玩電玩和線上遊戲,因此視力都能保持在0.9以上。但是到了小五下,功課的難度增加,也常常需要看書、寫閱讀學習單,寫作業的時間加長了,終於女兒也淪陷了。沈醫師驗出她有假性近視,開始對她使用散瞳劑。小六上,沈醫師發現已經演變成初期的近視50度。這時候她決定使用較濃的散瞳劑來治療,另外加配一副看書用的眼鏡﹝類似老花眼鏡﹞,以免孩子因散瞳無法近距離用眼而放棄治療。沈醫師認為初期的淺度近視是可以用散瞳劑治療的,需要長時間持續使用,但孩子和家長常常在控制住之後,覺得麻煩而停藥,一兩年後近視又增加而後悔莫及。

 

    還好女兒不怕麻煩,也不怕戴著像「老花眼鏡」的凸透鏡片被同學嘲笑,三個月後再回診,她的視力又恢復到1.0了。這次醫師調整散瞳劑的濃度和使用的頻率,往後兩個月追蹤一次,只要能以恆心和毅力繼續長期抗戰,撐到國中畢業,視力穩較定就無大問題了。

聽到自己暫時解除近視加深的危機,女兒很開心的在診間高喊:「Ya!」。沈醫師笑著跟她說:「要感謝你媽媽,家長要願意配合,也要很有毅力呢!」我感謝沈醫師對我的恭維和鼓勵,但我其實更感謝她在每次看診當中的諄諄教誨,讓我對保護眼睛有堅實的信仰,以致在這場長期抗戰中,沒有被「及早閱讀」的迷思中途絆倒。

 

    小六的女兒目前仍然使用散瞳劑,因頻率減低,所以看書不需要使用「老花眼鏡」了。現在的她並沒有「目不識丁」,她比以前喜歡閱讀。也許是她自己長大了,也許是我在適當的時候用了一點適當的「心機」,略有奏效。在她迷上公共電視「長腿叔叔」少女卡通,我悄悄去圖書館借了文字版的原著放在她書桌上;我也帶她去看電影「波西傑克森」,之後買翻譯原著,找個機會當成獎品送給她。現在女兒已經把「波西傑克森」一到五冊的原著都看完了。還好,她的閱讀雖然起步得晚,但還是開始了,而且她已經懂得怎樣保護眼睛。

 

    我想,「閱讀」的路很長遠,有時候要以耐心等待時間來帶動,不用怕輸在起跑點;但眼睛要陪伴我們一生,要及早保護,才能讓它們清澈明亮的陪我們走到人生的終點。

 

作者:IRENE

原文出處:http://www.wretch.cc/blog/wenhui210/13534888

 

 

 

創作者介紹

PChome Kids 快樂親子丼

快樂親子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